你的隐私是怎么被卖掉的?

作者:admin

2018-07-28 08:38

  事情要从2014年说起,当时的风口是互联网金融,小额贷款又是其中最火的领域。金融公司放贷主要依靠个人征信报告,一直以来,只有本人携带有效证件去银行才可以获取。互联网金融兴起之后,大量的贷款需求使贷款公司为追求放款速度,开始寻找不正当的渠道,而某些有关系有能力的家伙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他们或是与银行内部人员合伙;或是通过关系购买银行内部的账号批量导入、再批量输出个人征信信息。他们需要客户和中间人,于是出现了一方面联系“上家”获得查询渠道,另一方面寻找当地或是外地的小贷公司进行合作的信息贩子,放出话来“我有一手渠道,可以代查征信。”

  2015年春节刚过,同学介绍我进了这个圈子,喝着“日赚数十万、年赚过亿”的鸡血或人血。

  一开始,我没有下家,也没有上家。我只有通过QQ搜索各种信息代查群寻找上家,通过微信交换金融、贷款等商务群联络下家。我晚睡早起,很快稳定了上家,拼命地打广告、打电话联系各式各样的下家。

  那时,没有监管,这行正处于最鼎盛的时期,无数上家渠道,行内无数“朋友”都可以代查,而且轻松吞吐几百上千单(行内人把个人信息称为单子)。

  我用上家给的价格直接联系下家,不抽一分利润,首先绑定了几个大单量的下家,再利用下家的单量压低上家的价格,挤出微薄的利润。而真正的利润来自于小单量下家,我不给小单量下家让太多利,每一单的利润都比较丰富。

  之前的过度繁荣,让征信行业没有了门槛,大量想捞一笔的人涌了进来。为了要更多的单子,他们启动了价格战。

  征信有两种出单渠道,一种叫手打,一种叫机打。手打,顾名思义,是银行后台的人员手动查询,这个查询速度虽然不慢,但是对于机打来说,速度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机打是利用一种软件,输入银行后台的账号和密码,便可以直接进入银行的征信系统,然后导入被查人身份证号与名字的表格,会自行打单,通常一个小时能打成千上万份。

  机打渠道需要找关系租银行的账号,一天几十万的租号费用让他们必须收足量的单子才能保证赚回本钱,进而盈利。而银行的内部人员因为职务便利,手打是没有本钱的,两方的价格战就此拉开。

  出单价格从几十元一路跌破十元大关,开始还可以利用降价的机会多捞些利润,可当价格降到几毛的时候,源头网络全部彻底崩溃了,所有的上家渠道全部歇业,整个行业停止了运转。

  这种停滞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某上家给我回消息:“渠道恢复,我给你留位置,你多收点。”按捺住心情,我开始联系客户,一上午的时间就收了几十份单子,整理之后一窝蜂发给了上家。

  煎熬了整个晚上,凌晨5点,上家回信息:“征信已出,有底了。”我长吁口气,急忙把钱转给了他。上家把几十份征信发给我的时候,语重心长的说:“以后合作的日子还长呢。”

  但这批下家里不存在“量大肉”(走量的),我之前压低上家价格的方式不再奏效,我开始制定优惠方式,根据下家的单量给予相应优惠,降低利润的同时提升单量。有很多下家一直处于观望状态,他们认识不同的代查中介,一旦有价格低于我的,他们就会飞奔到对方那里去。

  为了让下家感受到我的稳定,不管当天收多少份,哪怕是一份,或者压根没有,出的时候我也要群发消息:“征信已出,昨天发我单子的朋友速度来收单。”久而久之,便树立了我在下家中的形象,那些观望的下家倾向于从我这里查询。

  由于手打的不稳定和低吞吐量的特性,手打渠道渐渐不能完全搞定市场上所有的需求,机打渠道死灰复燃,似乎又要回到当初那个“鼎盛时期”。我觉得机打可能做不长久,联系的机打渠道被我全部摒弃,只走手打渠道。我追求的是稳定,哪怕价格高一些,至少能维持我在下家中的形象。

  果然,人民银行出台规定,银行账号不能跨行使用,这就意味着,机打软件将无法登录账号,机打死掉了。所有人都在急寻手打渠道的时候,我已和我的手打上家建立了稳定的关系。

  我的一个上家就职于湖南某地的农业银行。行长牵头贩卖征信报告,他每份抽走一半数字,组织四个打单员查询,打单员抽取一部分利润。由于征信查询资质是人民银行授权给商业银行的,所以每个商业银行都有人民银行特派稽查员,驻行的稽查员又抽走一部分,剩下的则是我的上家赚的。

  这四个打单员每天一共出两三千单,听说行长一天抽取近十万,打单员和人行稽查员也是每天万余的收入。他们整整干了两个月,最终因为打单员无暇顾及银行的正常工作,才不得不停止。

  这个渠道断了之后,我又开发了很多手打渠道,始终保持出单不断。我每月的盈利渐渐破万,作为一个学生,已经很满足了。

  下家更是遍布各地,福建、广东、山东、辽宁、湖南、湖北、河南……有做车贷的,有放小额贷款,有办信用卡开户,有房屋中介,甚至还有私家侦探。

  虽然经我手的个人征信信息我都会备份,但我从来不点开看。它们是一个个数字文件,而不是一个个具体的人。

  这些信息最主要的去向还是贷款和办理信用卡,少部分用来找人或者了解他人。由于一手征信信息不便宜,从我这里买信息用来搞诈骗的可能性比较小。

  不过,征信信息可以二次销售,二次销售是没有本钱的,价格和白菜一样,基本只有两种人在买,一种是开展电话业务的贷款公司职员,另一种则是诈骗团伙。

  在我完全了解这一行的内幕之后,也合作了几个大型的团队,他们贩卖几乎所有能够贩卖的信息,从快递信息、座机信息、定位信息到身份证轨迹、车辆轨迹,他们把利润做到了这一行的极限。

  2016年年后,我已经半个月没揭开锅了,出单又成为了一种奢望,无数的代查请求堵在手里,有钱也赚不到。

  原因是人民银行对所有银行每日业务的征信查询量进行了统计,并给了一个合理的征信查询数量,也就意味着,银行没有过多的名额来查业务以外的征信了。

  起初以为这是暂时的,可半个月的毫无音讯使一些有能力的下家开始自行寻找渠道甚至直接和银行合作,数个固定下家的离开,让我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我决定走高价渠道,尽管价格很高,但只要能保证正常业务的运营,客户还是大批量发送代查请求,我的收入较之年前又一次跃升,并依靠量大占据了一个渠道。但是这个渠道已经不足吃掉我的所有单子,于是我找到了一个入行早的同行莉莉,她那里可以稳定出单,只是吞吐量要少点。

  我们开始合作了,她的代查渠道极其稳定,而她的价格却一直低于市场价格几十元,我把一半单子交给她出,另一半交给价格稍高的其余上家。

  可很快,莉莉开始削减我的查询量,她表示还要照顾其他人,我在她那里的查询量被一点点削减,我把削减下来的单子发给其它上家,别人那里代查远不如莉莉稳定,我开始联系新的上家。

  多渠道的交叉代查,终于让我的单子全部得到了处理,而且某上家偶尔有建行的机打,价格低速度快,机打竟然还没有死透,有人用某个建行的账号在其他建行登录查询,依然不受影响,就这样在略微的小忙乱中度过了一段时间,市场趋向稳定。

  5月份的一天,突然联系不上莉莉,我猜测她或许不想再给我出单了,可能她的单子已经填满自己的渠道,而她又不好意思和我说,索性将我删掉,我给自己个看似合理的说法,就没有再联系她,我没想太多,淡忘了这个陪我度过寒冬期的上家。

  我没有刻意去寻找客户,反而每天都有新的客户叩响我的微信,要知道,代查征信的行业里,流窜着一群骗子,他们伪造虚假的征信骗取代查征信的费用或者提出先单后款的要求用以骗取他们需要的征信信息。为了杜绝骗子,我只和客户介绍而来的客户合作,这就导致我的客户增长速度一直举步维艰。可那时每天都有好几个人来咨询代查事宜,因为都是客户介绍来的,我也就大包大揽,尽数吃下。

  于是吃相可怕的我终于在最后的一个月完成了蜕变,每单征信100元的价格,刨去渠道价,每份30元的利润,每天40单以上的查询量,让我最后一个月的盈利破了3万大关,这是我之前始料未及的,我的春天果真来了。

  2015年11月1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正式施行,警方在2016年3月份就开始监视我的渠道源头——莉莉的上家圆圆,并于5月份将其抓获。莉莉是最早得知消息的,她最大限度地销毁证据,并删除我的联系方式,而我茫然不知。

  7月份,警方通过莉莉转发给圆圆邮箱里属于我的信件,确认了我作案的事实,在广州一间出租屋内将我逮捕。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_北京赛车pk10的历史记录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